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> 专委会 >> 专委会事工
专委会事工

不要和陌生人说话

作者:管理员 来源:本站 更新时间:2017-02-28 点击数:0

在孩子成长的过程之中,令人最担忧的问题之一是孩子的安全问题,生怕孩子万一出现什么闪失就会伤及到性命。如果孩子在家里,不管有没有人陪,这种担忧或许会少一些;如果是孩子在外面,哪怕是有人陪,也觉得很不安全。这种担忧当然很有必要,因为在网络上频繁出现孩子被电梯夹伤;或者因着孩子的调皮出现一些其他的伤及到性命的事故;或者因为有陌生人用各种方式欺骗并拐走孩子等等事情。这所有的事情都在搅扰着家长们的神经,让他们惶惶不安,生怕有什么不测的事情临到自己孩子的身上,于是他们想到了各种各样的方法来面对不可预测的危险。“不要和陌生人说话”或许是所有方法当中最实用的一个,因为这样可以避免很多不可预测的危险,更不会出现孩子被别人欺骗或者会被拐走这样的事情,这或许是很多家庭在教育孩子的时候常用的一个方法。家长在交孩子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的同时,还不忘绘声绘色的描述“陌生人”是如何的狡猾、如何的欺骗人等等。如此这般的教导,“陌生人”对孩子意味着什么?或许在小孩的眼中“陌生人”成为了“恶人”的代名词,因为任何“陌生人”都有可能是“恶人”,哪怕这个“陌生人”又友善又有礼貌,只要是“陌生人”就都有可能是“恶人”。

儿童对周围环境的认知能力是有限的,周围的一切对儿童来讲,只要是他先前没有接触到的,没有见识到的都是陌生的,比如陌生的地方、陌生的人。儿童健康人格的塑造和发展往往离不开这些陌生的环境,但是现今做家长的却告诉他们这些“陌生的环境都有可能是危险的”这种思维模式,无疑对儿童健康人格的形成产生了障碍。本来这样教导的出发点是让儿童有一个安全的环境,但是实际上却让儿童的内心失去了“安全的环境”(安全感)。儿童拥有天使一般的纯洁,无论家长对他们说什么,他们都深信不疑,教导他们“说话诚实的孩子是好孩子”,他们就努力的按着自身的理解力说实话。这本身没有什么错,如果孩子面对的“陌生人”是恶人,孩子讲真话可能会遇到意想不到的危险,面对这样的状况,我个人赞成清教徒的主张,就是孩子在面对陌生人问话的时候不讲实话是可以的。

儿童受到陌生人的欺骗而被拐走的现象屡有发生,最近热播的打拐题材的两部电影《失孤》和《亲爱的》热播,让人为失去孩子的家庭唏嘘不已的同时,再一次使得家长对孩子的安危焦虑起来,“不要和陌生人说话”再次成为家长教育孩童的黄金警句。当然,很多孩童在被拐走的情形,都是骗子看到孩童在没有大人陪同的情况下,利用小孩子轻易相信别人的心理,从小孩子口中骗出实话,加上各种诱惑进而施行拐骗。面对这种情况,“不要和陌生人说话”显得尤为重要,但是还有一种情况是极不应该的。台湾周联华博士在他的一篇名为《别让小孩子失去天真》的文章中记载了两件事情,对我触动很大。第一件事情记载了两位母亲都带着自己的孩子在大街上走着,其中的一个小孩很友好的碰了另一个小孩一下,算是打招呼了。另一个小孩很友善的对他笑笑表示回应,并且很高兴的对妈妈说了这件事,不可思议的是这位母亲很生气的训斥他“不是告诉你不要在路上随便和人说话吗?”这种情况就很极端了,这样的“不要和陌生人说话”已经变成了阻碍孩子正常人际交往的桎梏,大人抓住一切机会对孩子进行说教,哪怕是孩子正常的人际交往。另一个发生在周联华博士身上的故事发生在一个巷子里,姐弟俩在巷子里走着,周博士想拍拍弟弟的肩膀以示友好,弟弟刚想有所回应便被姐姐阻止住了,训斥弟弟并且拉着他的手好像躲避灾祸一样跑远了。

是什么样的情形让上面的当事人好像惊弓之鸟一样躲避陌生人?甚至不惜牺牲孩子正常人际交往的代价躲避陌生人?这样的教育方式是不是很极端呢?毋庸置疑,这样的教育方式的非常极端的,为了极力的保证孩子的安全,甚至连其正常的人际交往都限制住,这有些本末倒置。试想一下,如果孩子连正常的人际交往都不清楚,将来长大了怎么办?总不能将孩子放在一个密闭的空间吧?面对这样的情形,周博士有很深的感触:“这两个实例也许可以概括今天许多家庭对孩子的教导趋向。这样演变下去是非常悲哀的。我们在儿童最无忧无虑的天真岁月里,在他们人格形成的基础时期,使他们没有安全感,有恐惧的心理,觉得大人的社会好坏,每一个路人‘都可能是绑匪’。这样的恐怖不知道会造成怎样的成人?几个少数的败类造成了全体儿童的压力,在儿童时代失去应有的天真,更影响了将来人格的发展。”周博士的担忧是非常可取的,这或许是作为家长的大人世界经常出现的错误,教育的出发点是好的,就是为了能够保证孩子的人身安全,立足点却是错误的,把大人的世界描绘成不能给孩子带来安全感的世界,将只有大人们才会犯的错误(比如绑架等)强加到孩子的世界,让他们误以为除了家人能给他们安全感,其他的任何人都不能够给你安全,哪怕是你的小伙伴也不例外。

真不敢想象如果每一个孩子都接受这样的教导,将来他们会如何看待这个只有在童话故事里才能想象到的美丽世界?如何处理纷繁复杂的人际关系?如何和人建立最基本的信任?就如同周博士所说,我们这样的做法是将大人所犯的错误强加到孩子身上,让孩子承担大人的压力,孩子怎么可能承受的住呢?这样的压力孩子本身承受不了,现今又剥夺了孩子正常的人际交往,这样的教导是一错再错。这并不是说让孩子对